首先恭禧「當他們認真編織時、」獲得泰迪熊評審團特別獎以及觀眾票選獎。
本週五,也就是後天,也就是3/10即將全台上映,3/11於信義威秀則有映後導演出席的官方包場。
然後提醒這篇訪談會有VBB舞台劇的細節,敬請自己斟酌服用。

二月號我並沒有全部翻譯完,
請將就加減看一下(笑)

生田「排演的時候有聊到對吧。"要演到讓觀眾沒有思考的時間"(笑)要是觀眾停下來思考的話就不行、"雖然搞不太清楚但是很有趣",一定要讓觀眾這麼想才行」

編輯感嘆兩人感情很好。
生田「是吼、說"是吼"也有點那個啦(笑)我啊、雖然不會自砌高牆,但也不太會特別找接點和別人接觸。我覺得自己的入口還滿寬廣的,第一扇門普通地咔啦一下就開了,不過第二扇門就鎖著、不是從我這邊打開的話就進不來。第三扇門本身並沒有門把」
中村「是嗎?我倒是沒印象門上沒有把手耶。所以我是有自帶門把嗎?」

中村「從前從前,生田家有位名叫斗真的男兒,進入Jr.圈子一邊學著舞蹈、演過了無數角色。這本相簿是致睽違十年回歸劇團☆新感線的生田斗真,為了讓他32歲生日成為一生的回憶而製成的留言本」
:此為仿竹取物語古文體而寫成的序,超有心。

中村「下次上訪談節目的時候,把它拿出來說它是你的寶物啊!」
生田「真的是寶物無誤!」
中村「我只會為喜歡的人這麼做哦」

問中村喜歡生田氏的哪裡?
中村「鼻子很挺」
生田「什麼鬼啊,應該還有其他的吧(笑)」
中村「非常能幹、又很溫柔。明明就是同行而且年紀也沒差太多,為什麼他會那麼可靠呢,總之能向他學習的地方很多,就好像雛鳥初見父母的感覺」

學習是指?
中村「我絕對不會告訴你們的。為什麼我學到的東西要免費告訴你們呢?」
生田「講什麼免費、是錢的問題嗎!(笑)」
中村「別說什麼買了+act就能學到,才沒有這麼便宜你們的事。這可是我的財產。」
生田「(笑)」
中村「不論是以一個人、一位表演者、同業人士來說,都真的是很了不起的人,不過那得是斗真工作個幾十年、活了幾十年才能累積出來、越過許多困境才得以掌握的東西。我現在是這樣覺得的。所以那實在是很了不起」
生田「.....很開心耶。能被自己喜歡的人這麼說果然很開心耶。當然不管是被誰這麼說都會覺得很高興,但是被自己覺得"這傢伙很厲害耶、他是個好人,我喜歡他"的人這麼說的話,還是有點不一樣。這部舞台劇也是,在我確定要參與演出後,接著決定要起用的演員就是倫也。我一聽說這消息,就想著『嗚喔!來了!』不過啊,那時候,我還以為他會是(視覺系)樂團成員之一呢」
中村「因為在選角階段時還沒有劇本嘛。但是在いのうえさん腦海中已經構思了我和斗真君對決的畫面,要是在同一個樂團裡的話就辦不到了,所以他對宮藤さん說了這樣的想法就變成那樣了」

確實對決場面非常令人為之一震。在舞台上實際感受到彼此的迫力了吧?
生田「我是在排演場的時候感受到的。應該是在第二幕的時候吧,就在最後對決的片段,倫也面向舞台正面,我在稍微後面一點的位置,輝夜姬轉生而成的竹井京次郎說著『我最喜歡的螢太郎』,然後說著『我真的很喜歡看著他活力四射的樣子,是你奪走了我的樂趣!』並拿鉈刀轉身砍向我。他轉身過來時眼睛都紅了,因為看到這一幕,感到噢、他來真的啊!」
中村「呼呼呼」
生田「我都還在摸索角色中,突然發現他已經全力以赴,連帶激出我的鬥志,排演場的氣氛很明顯砰地為之一變哪。那句『是你奪走了我的樂趣!』倫也的表情和聲調全都變了,我就覺得倫也真的超強的。於是感到自己不能再處於"摸索角色"的階段、而把油門催落企。倫也也有發現,而對我說『你突然進入認真模式了對吧?』」
中村「我是那麼說了(笑)那應該是在排演場結束前一周左右發生的事吧。雖然每個階段有每個階段的呈現方式,但我想主角還是會有想要獲得刺激....會希望有著急心情的時候吧。所以這次我就是負責這個職位?就算私下會感情很好地聚會,如果在工作上不能讓主角斗真有想追趕上來的心情就沒有意義了。其實我那時候也還在摸索當中,但是覺得已經到了再不把現狀破壞掉就來不及的階段,所以就隨興所至地『好咧!就這樣做!』」
生田「我有感受到他的那些想法,該說是『差不多該出發了』嗎,雖然知道不是『我走嘍,要把你丟在原地了』,但我有接收到這樣的感覺,那時就覺得完蛋啦」
中村「我這樣擅自下套也有點那個啦。正式演出時曾多次感受到些什麼,那時候的該說是反饋嗎,『那我也更加往這邊修正好了』像這樣的回應促使最後那場對決戲變得更加有趣」
生田「其實我們一起的戲份沒有那麼多耶,要是說到台詞對話的戲就更少了。第一幕後段出現了一點『你就是輝夜姬嗎!』『ちゅーちゅーいぬんちゅ!』再來要說有互動的就是第二幕後段而已,我們彼此都非常珍惜那一段對戲啊。而且那邊不只是台詞對戲還有身體上的接觸,『哇,今天動得好快啊』『今天是不是有點累啊』從而得知那天狀態的好壞,倫也確實每天會有所不同,會依當天的情感濃度而發揮,讓我覺得真的很有趣」


我只能說,中村家的倫也(我看的)每一場都來真的,每一場都眼眶紅....


真的建立了很好的關係耶。
生田「是啊,倫也家有哥哥,我家則是有弟弟存在」
中村「斗真和我哥同年也有差吧,和他在一起感覺很舒服」
生田「有時候,會叫我"お兄さん"或"お兄ちゃん"(笑)」
中村「我倒是沒對親哥哥叫過お兄ちゃん」
生田「長男、次男的性格還真如其實耶。比如說舞台結束後要約去喝一杯的時候,我就會替別人想很多,『想說來去喝一杯,要不要去?』這樣邀了栄子ちゃん,『我覺得累了所以.....』差不多在聽到累這個字左右我就會回『啊哇哇哇,那下次再約嘍!』連續三天都被栄子ちゃん拒絕後,就會想說她好像真的很累,那不要太常約她比較好吧,第四天倫也我栄子ちゃん三個人在的時候,倫也突然就『那個栄子ちゃん~今天我想去那~裡』這麼說了出口。結果栄子ちゃん回說『我知道了,好啊』我內心頓時冒出蛤?不過那種約法真的很會耶,應該是他很會撒嬌吧,咻地一下切入要點很拿手。我就覺得這果然是上有兄姊養出來的次男的才能啊」
中村「和栄ちゃん三個人一起邊喝邊聊了很多,後半段大約有一個小時左右,斗真一直在嚷著『我沒辦法完美地處理那種事!』.....(笑)」
生田「一直叫著『倫也好狡滑~』對吧」
中村「然後我想起來了。大千秋樂super live結束後的致詞時,栄ちゃん用一種『你很努力了哦!』的感覺....往斗真君的頭胡亂揉去!」
生田「我那時候那一臉高興的樣子!(笑)」

お兄ちゃん一直都很努力的~
中村「對啊,我啊是那種馬上就會喊這裡痛、那裡痛的類型,可是斗真君完全都不會提」
生田「新感線也是好久沒有像這樣年輕的團隊了。就算有年輕人出演也是一兩個人而已、像這樣2、30歲世代佔多數的現場真的很久違,所以被大家帶著前進很有活力」
中村「多餘的活力倒是給不出去啦(笑)」
生田「包括いのうえさん的眾團員們都常說像這樣的公演最近可沒有呢,我自己覺得這是一段非常幸福的公演」

對於只知曉演員生田斗真的人來說,看到他唱歌應該覺得很新鮮吧。
中村「一路看著他歌越唱越好,我都急了」
生田「先不說是否唱得越來越好,越唱越開心倒是真的。因為いのうえさん要求我使用視覺系唱腔(拉音)去唱,所以我有去研究了一下唱法」
中村「我在『千年の眠りから醒めて、千年』那段的時候,以媒體採訪身份出場了唷」
生田「新感線有個打工系統,在本身角色沒有出場戲份的時候,會變裝以不同角色像是臨演似地上場(笑)」
中村「我演的是收音師。『千年---』的時候我在後台、就在最帥的地方哦,開唱之後我們就在舞台右側後台隨意站著,之後要準備出場。那時候我就在後台跟著唱了『千年---』」
生田「真的假的?」
中村「歌詞我全都記得咩。媒體採訪的那票人應該覺得我很吵吧」
生田「這次共演我才第一次聽倫也唱歌,覺得他真的唱得很好,你那是練過的嗎?還是本來就很會唱?」
中村「我原本是個音痴,小學的時候大家不是會一起唱指定曲嗎?我在班上就是會被笑的那個人。後來在進事務所之前因為希望能唱得好一點,所以就自費去上課,如果以演戲和唱歌來說的話,唱歌是比較早的。在出道之前我都持續在上課,出道之後偶爾也會跟事務所報備後去上課」
生田「原來如此,十幾歲的時候就開始練唱了啊」
中村「嗯。唱得好不好我是不確定啦,不過能把自己鍛鍊成一個發得出聲音的樂器,應該和從發育期就開始練習有很大的關係吧」
生田「他嗓子真的都不會啞掉耶。一般那種喊叫方式的話絕對會啞掉的片段有好幾個咧,『螢太郎----!哇---!』像這種沒得喘口氣的吼叫片段,聽起來就是100%會讓嗓子垮掉的發聲方式,可是他就這麼在60場公演裡吼叫了卻沒有倒嗓實在很厲害」
中村「那樣喊的時候是用混音方式發音」
生田「在假音和真聲的中間那樣?」
中村「不過我是第一次用女聲那樣吼叫,本來還擔心做不做得到,不過還算成功啦」
生田「這次我給自己訂的課題就是絕對不要受傷、還有絕對不讓嗓子啞掉,絕對要做到這兩件事。因為這種搞笑戲很多的劇要是用啞掉的嗓子就不好笑了,而且我吐槽的戲份還很多。」
中村「吐槽也需要用到喉嚨呢」
生田「大家都大聲地裝傻,我就必須用更大的聲音吐槽回去才行。所以說起來可能很遜,我超注重喉嚨保養的」
中村「你說自己很遜是在耍帥吧!明明就不覺得自己有哪裡遜(笑)」
生田「可是不是有那種喝了酒還是照樣能發聲的人嗎?我就絕對沒辦法」
中村「那種人只是沒有掛在嘴上講,其實都有加倍保養吧,不可能什麼保養都不做」

真希望生田氏在當年油脂公演時就能立下這種課題....

我們換個話題,藤志櫻如果沒吸血就會劣化然後劣化版由インディ高橋さん演出這個設定,是一開始就決定好的嗎?
生田「一開始就決定了!(笑)」
中村「他們還真是害羞耶,いのうえさん和宮藤さん都是」
生田「就是說啊,我覺得這段戲碼是非常成功的,いのうえさん和宮藤さん的性格都很容易不好意思這一點是成功的主因。就這樣直接到最後可以帥帥地結束,但他們就反駁並要求還是交換一下(笑)那樣反而更令人印象深刻呢」
中村「戲劇效果更強了」

公演期間的變化也很大?
生田「初日和最終場的演出內容完全是不一樣的東西,劇長也延長了15分鐘左右」
中村「午場和晚場之間的間隔漸漸消失(笑)」
生田「剛開始是3個小時又30分鐘,後來變成3個小時又45分鐘,最終場時再加上30分鐘左右的謝幕,根本超過4小時」

為什麼最終場會開起Live呢?
生田「有部份原因是起於我的提議吧。難得現場有樂團在、又是講樂團的故事、歌曲又很棒,不如我們就來辦場Live吧。所以演唱了Blood of Band的『千年---』以及夢幻完整版的『Jumbotaxi』(上田公演之後就因為它太長而剪掉一部份,只有三場公演演唱過完整版),最後在升降台上和倫也一起唱了劇名曲『Vamp Bamboo Burn』。最後面那個升降台伴著煙霧一起出場的時候,我收到了好久沒有出現的尖叫聲♥呢(笑)」
中村「大家叫得好厲害哦」
生田「本來那個升降台在劇中只有我在使用,倫也就不斷說著『好好哦、好好哦』」
中村「能使用那個的只有被選中的人而已咩(笑)」
生田「所以在確定要辦Live之後,倫也就說『斗真君、我也想從那裡出場』,因為是最終場慶祝性質的活動所以獲得許可,接著特效工作人員也興致勃勃地來問『要不要放煙?』對了,倫也還問我『要怎麼樣登場比較好呢?』」
中村「因為我沒搭過升降台嘛。結果他就回我『倫也、這種情況,是男人就閉嘴背靠背登場啦』真不愧是升降台前輩(笑)」
中村「經紀人看到搭著升降台登場的我,『中村和生田斗真背靠背搭著升降台登場了!』然後大哭(笑)」
生田「啊哈哈!」
中村「那時候我正想寫mail給社長說『未來我要是成為能使用那種升降台的演員就好了』」
生田「是哦!?你們一定要刊登剛才經紀人的話題哦」

我們會刊登的!話說回來中村さん的舞蹈跳得那麼好耶
中村「那時我沒想過自己會跳啊,而且劇本裡根本沒有寫要跳舞。在排演那時候,就聽到有人很平淡地說著『那今天的排演就到這裡為止,接下來是激烈的舞蹈』我心想『欸?』我瞳孔都放大了吧(笑)」
生田「因為いのうえさん對倫也有很深厚的信賴感嘛」
中村「就算那一段跳得再帥,也只是要帶出接下來藤志櫻拍的連續劇『好想見寧寧一面啊~』而已啊」
生田「現在馬上就去打倒吸血鬼-!跳得那麼激烈,結果後面接著我用那種低落的情緒說『總會有辦法的~』算是個緩衝吧」
中村「(笑)那段緩衝時間很開心耶。跳著熱舞然後我們要去打倒吸血鬼,然後視線其實看得到右側後台戴著眼鏡的斗真君~」

以teamほぼかた成員出場的時候完全以為是個女孩子,好一陣子沒認出來。
生田「那個啊,吉田鋼太郎來看的時候也說了『在想說那個可愛的女演員是誰,結果發現是倫也真是嚇我一跳』,有這種感想的人還不少耶。嘛,(扮女裝)已經變成倫也的拿手絕活了吧(笑)」
中村「真的是這樣,我還很訝異世上竟然這麼多要扮女裝的角色咧!」


後來我有點後悔為什麼不全翻,因為看到有某地翻完的成品,錯誤百出XDDDDD
但是我這麼懶的人,當然還是放它去了(爆)
不過3月號我有全翻完啦~

雖然我覺得自己翻的品質也沒有很好,但已盡力讓句句看起來像中文,而不是日不日、中不中的鬼東西XD

最後宣傳一下VBB即將於3/22出版DVD和藍光光,上一次出碟的舞台劇是CRB啊!
這麼難得,不買一下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yokochan 的頭像
kyokochan

ピンクコンのKyokoちゃん

kyokoch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