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著對上弦月組爆炸多的愛才能完成場刊翻譯,
但因為我本人是福士捨推し,所以只有福士捨的部份全翻,其他人的僅就提到角色及劇情的部份做翻譯XD
訪談均涉及劇情,若有接下來要去觀劇的捧油,請斟酌服用。


福士蒼汰

一直想著未來哪天要參與舞台劇演出,這次真的是獲得非常棒的機會,所以決定接受挑戰,我覺得一定會有所收獲。
我覺得捨之介是個男人會憧憬的男性角色,又瀟灑、心胸寬大、而且豁達大度、不管對誰都很容易親近。我本身還滿怕生的,和別人接觸都要做很多心理準備,所以非常希望能像捨之介那樣地待人接物。

這是我第一次參演舞台劇,排演第一天就帶著害怕的心情(笑),有點封閉自我的狀態,但現在覺得已經能自然地展現自我了。
有上弦下弦的夥伴在,不僅排演期間非常充實,排演之後和大家一起聚餐的時間也非常多采多姿。
我想我大概很適合這種能和大家一起為某件事做準備的工作。

上弦的成員多數比較年輕,所以我覺得有點像是還沒完全成長為大人的青春群像劇。
捨之介、天魔王、蘭兵衛是一起侍奉信長的夥伴,我想他們當時也有友情及厚重情誼,我期許自己能好好把握他們之間的關係。
在捨之介眼中,天魔王並非是個純粹的壞人,所以捨之介拔刀向著天魔王不是為了殺他,而是希望讓他醒悟自身的錯誤,我希望能呈現這樣的殺陣。

對待霧丸則像是兄長或老師般的存在吧,我希望能告訴他不要為了報仇而殺人,好好貫徹身為熊木家一分子該走的路才是最重要的。
霧丸很年輕所以會一股腦地暴衝,希望他能緩下腳步,因為捨之介自己以前也曾是那個樣子,
所以就更加在意,會希望霧丸不要重蹈自己的覆轍。
而在實踐這些的過程中,在霧丸面前呈現出強大厚實的存在,應該也是捨之介的責任吧

飾演捨之介的感覺很棒,絲毫不被任何事物所束縛的感覺,而且確實擁有自己的信念,有著自己的節奏。
並且也是個會為了他人而行動的人,像是霧丸注意到更重要的事時,真的覺得鬆了口氣。
這麼想起來,我本身也很喜歡教授別人一些什麼,在這一點可能是和捨之介的共通之處吧(笑)
比如說運動的話,我會思考在還沒學會之前的自己有些怎樣的狀況,然後用淺顯易懂的方式教給後輩。
後輩學會的時候,我也會覺得很高興,這一點和霧丸之間的關係也有所連結,所以演起來覺得很舒暢(笑)

いのうえさん的導戲,每個動作都必有其意義存在,考慮到他話中深意再去演的時候,一下子就能進入角色。
為了能維持那個狀態,我每天都會包含殺陣地通篇復習,一邊想像一邊排練也很開心,不過隨著排演進度的前進,復習時間漸漸變長,現在變得很辛苦(笑)
新感線的殺陣很特別,一開始覺得很混亂,不過靠著反覆練習,我現在已經能掌握了。
早乙女太一さん的指導,對我的幫助佔了很大的比重,剛開始排演時他就來問我「要來練習嗎?」
我盡量不讓自己有什麼憧憬的人,因為會想成為那樣的人而去追隨那人的腳步,因此就迷失自己該走的路了。
但這次,我將早乙女さん放到憧憬的位置了。殺陣當然就不用說了,人格特質方面我也很尊敬他。
當然我對他本人是沒提這件事,因為現在是一起努力的夥伴,我會隱藏這種心情請他教導我的(笑)

花鳥風各自有所不同,真的很優秀,也因此我感受到很大的壓力。
不過與其勉強去做改變,不如將自己所擁有的東西展現出來才是最重要的。我覺得要表現個人特色是最難的,我會努力朝這個目標努力。

給下弦月宮野真守的話
宮野
さん忘記殺陣的動作時,我不自量力地去指導他了真的很抱歉!但是他笑著對小自己十歲的我說了「謝謝!」,宮野さん真的是個度量很大的人,完全就是捨之介本人。平常就是個開朗又會帶動周遭氣氛的人,我一直覺得他真的很像捨之介。
非常想看如此有魅力的宮野
さん所詮釋的捨之介及下弦月!

 

早乙女太一

其實一開始聽到要連續公演的消息時,我想說自己已經演過一次蘭兵衛,所以希望能演天魔王或其他的角色。
結果就獲得回應說「那就演蘭兵衛和天魔王嘍」(笑)
我第一次看天魔王這個角色是在藍骷髏的時候,由市川染五郎飾演,我記得他冷酷又帥氣。

不過看最多的還是曾兩次共演過的未來さん的天魔王,所以我可能無意識被他所影響了,我也不知道啦(笑)

花鳥風公演,每組所呈現的天魔王都不一樣,那我就算思考該怎麼改變,也已經沒什麼好做的了(笑)
不過再仔細想想,目前為止還沒有人很普通地詮釋天魔王,那我就走一個簡單路線也不錯啊。我現在在考慮的是,要不要演個女性化的天魔王。
說服蘭兵衛那場戲,一般會認為天魔王站在男性立場、蘭兵衛處於女性立場吧,那如果立場互換顛覆這樣的印象應該會很新鮮吧。
我小時候看過一部電影印象很深刻,外星人寄生在女性人類體內,然後用計色誘男人,兩人滾床單的時候外星人就從女方口中而出,把男人吃掉了。
只是有這種想法啦(笑),像那樣子也很可行吧。但真的還不知道會怎樣,還在進行各種嘗試當中


不過,天魔王這個角色,可能還滿輕鬆的。單純地因為出場戲份少是其一,基本上他幾乎沒在說真話。
接受別人給的什麼,而回應給對方什麼像這種拋接球的也幾乎沒有,不是發號施令,就是自顧自發言的情況比較多,雖然會花言巧語,但或許是個不需要和他人有所牽扯的人。殺陣也基本上都是一對一,對戰的對象也就蘭兵衛和捨之介而已。
不過這次和捨之介最後對戰的時候,天魔王的盔甲會被剝掉,這個是由自己來演就覺得有點辛苦(笑)
被砍的時候就會被剝掉
.....,那一幕的刀會有所替換,已經很容易發生狀況了,還要加上剝盔甲,是場高潮戲。
還有天魔王常會擺出像GLAYTERUさん那種雙手張開的POSE,這姿勢做起來我覺得很爽(笑)

這次開場是從安土城的場景帶出來,因為有這樣的設定,所以才能做到那樣的事。
那場描繪「人之男」轉變成「天魔王」瞬間的戲,雖然很短暫,但如果在成為天魔王的前後能有些許變化就好了。

那場景也有跳舞的戲,會跳"盔甲之舞"(笑)編舞的TETSUさん讓天魔王的舞步有些許留白之處,讓我能夠有所發揮我覺得很感謝


三浦翔平

得知我的角色是蘭兵衛的時候,心想是太一くん演過的那個角色嗎!而且這次太一くん將演出天魔王一角,就更驚訝了。
排演時我如果說錯台詞,太一くん就會立刻告訴我,這一點真的非常感謝。
我完全沒有任何時代劇的經驗,殺陣也是在模仿別人,昨天太一くん對我說「我要是累了的時候殺陣速度就會變快抱歉啊」我到底該怎麼辦是好(笑)
不過在同一個舞台上奮戰、並且能在旁邊看著真的是非常棒的經驗。


這次和以往蘭兵衛最大的相異之處,就在與極樂太夫的關係。
以往蘭兵衛和極樂太夫都是戀人關係,和聖子さん聊完的結果,改成接近家人的存在並且抹去LOVE的元素。
設定上是信長死後,在外面流浪13-15歲左右的蘭兵衛被撿回去,極樂就像個母親一樣地養育他。
一開始誰都不親近,像隻瘋狗一樣,在和平的無界屋生活了一段時間才好不容易開始像個人
.....然後就開始了這段故事。
當然對蘭兵衛來說無界屋的人就和家人沒兩樣,是非常重要的。
但是從小被深植的教育難逃信長所希冀的意願,而且在戰國時代為了主公獻上自己的性命是很簡單的事,
這種被束縛在過去的悲劇故事,希望能夠演出有自己特色的蘭兵衛就好了


福士くん的捨之介充滿青春氣息,非常自然,乍看好像吊兒郎當但其實都有認真在考慮周全這一點和他本人大概也很符合吧。聖子さん的極樂就是典型江湖兒女的媽媽。


須賀健

有很多人跟我說いのうえさん對兵庫這個角色,挑剔糾正的次數會特別多,果真如此。
排演初日兵庫才講第一句台詞就收到糾正了(笑)「就是那樣沒錯唷!骷髏兵!」

いのうえさん對我說「就算是在排演,兵庫也不會是情緒低落的」
所以我就總是百分百全力去演,要是做不到的話就又要收到千錘百鍊了,不能放鬆。
雖然我已經有心理準備了,但果然是很辛苦的排演現場。


我和上弦的荒武士隊員們在排演之外也常一起去吃飯,席間聊每個角色的方向性,以及這次兵庫是個怎樣的大哥,和大家一起討論了。
之前互相提議要在無界屋一起大合唱的歌曲,排練的時候唱了大概7首歌吧,其中不知道能有幾首獲得いのうえさん的OK肯定

我怎麼也無法不在意下弦飾演兵庫的木村了さん,在展現大哥感這一點我絕對比不過了さん,就算模仿也沒用。
一開始煩惱到頭很痛,到排演初期認知到不可能以同一種路線演出才比較放鬆一點。
我就照自己的方式,演出一個蹦蹦跳跳讓人放不下心、某種程度上是被調侃、至今還未有過的兵庫形象也不錯吧。
希望能展現出像隻小型犬一樣奔來跑去,會讓大家擔心而且討厭不了的兵庫就好了。
「這傢伙真的是!拿他沒辦法!」如果能讓觀眾出現這種保護者心態的話我就很開心了


排演的時候是由上弦先開始,我專注在自己的部份就已費盡精力。
然後看到下弦的眾人除了いのうえさん編排的動作之外還都已展現出各自的特色,那時我心想『哇!我根本就完全還沒準備好啊』感到非常焦慮。

不過慢慢地いのうえさん開始在上弦、下弦之間做出區分,給予不同的動作編排,其中兩組的極樂太夫形象完全不同。
尤其上弦的太夫與兵庫間的關係,我覺得是所有組別當中變化最大的一組吧。
以我的立場來說完全是把太夫當成一個女人在喜歡,卻受到親子互動般的對待,這一點也將成為這兩人至今未曾有過的趣味所在吧


聖子さん說「如果我能傳遞出對兵庫而言其他女人都沒有,唯有太夫獨有的特質就好了」我現在就正在探索那個特質當中,兵庫一定是很喜歡某大姐、而且樂於服從老婆的指示吧,我是也能理解那種心情啦(笑)
都現在這個節骨眼了實在輪不到我說這種話,但以演對手戲的對象而言再也沒有聖子さん這麼棒的太夫了,真的深刻覺得自己不能光只從她身上獲得幫助啊!目前為止只有我單方面獲得幫助,希望自己在正式上場前多少也能對她有所助益就好了!


平間壯一

霧丸是個超級"好孩子",骨子裡超親人、和誰都能打成一片。
但是熊木一家被滅門,只剩他一個存活於世上,在那種情況下和捨之介他們相遇。
一開始就是燃著熾烈的復仇心,別人說什麼都只會回不要,就像處於叛逆期一般,不知如何發洩內心的怒氣而被這種情緒困住。


一開始我是打算把年紀設定在1718歲,但開始排演之後發現對實際上27歲的自己來說太過吃力,
有很多展露感情的場面,常常會演成不同的情緒。

飾演捨之介的福士蒼汰くん實際年齡比我小,考慮到協調感的話至少也該設定成和兵庫同世代才行,
但是ケンケン實在太可愛了,他可是在排演期間在紙上畫出天魔王的假面,做出面具了啊(笑)再說到下弦広大的霧丸也是很年輕啊


我有被以往沙霧給人的印象影響到,花組的清野菜名非常爽朗地自報名號「我就是赤針斎!
所以我就朝那方向去演,結果いのうえさん就說「不對,要再更淡然一點」他希望我能把之前一直在說謊覺得抱歉的心情表現得強烈一點。
這麼說的話,可能いのうえさん覺得我的霧丸應該是比較成熟一點的人吧。

我得想辦法好好處理年紀問題,讓我所演出的霧丸能夠合理成立。

和捨之介相遇之後,霧丸有了變化。
儘管期許世界和平,卻也明白自己沒有改變世界的能力,因為他只是個繼承了築城技術,以此侍奉主子的人而已。
而這樣的霧丸會選擇信任捨之介,是相信他能實現一個沒有紛爭的和平世界,所以才會想為他建造一座最棒的城堡吧。他把自己深切希望實現的願望託付在捨之介身上了,我是這樣解讀的。


いのうえさん在導戲時,一開始就會把動作、視線及台詞的抑揚頓挫等情節流程都安排好,但沒有針對角色做說明,由每個演員自己判斷該怎麼解讀然後就演出來,再由他給予肯定或否定。
目前我所獲得的回覆都是
NO。像是去營救捨之介的那一場戲,和敵人交戰的時候,導演就說「牢房和正在說話的人,你兩邊都要好好去看啊,我自己是覺得有一邊戰鬥也有看向牢房,但在いのうえさん看起來我可能沒有看吧。還有看著講話的人是演戲的基本,沒有注意到那一點我覺得很懊悔。

有時候在動作要求方面,比如為什麼現在要往右移動?我沒辦法理解的時候,在看到下弦的排演之後就豁然開朗了。いのうえさん導的劇,很為觀眾著想呢。

在我前陣子出演的作品「RENT」裡,直接背對觀眾也可以,只要演員有投入去演出即可。
每部演劇的做法都不一樣,所以我總是抱著初學者的心情去做,但其實真的很失落啊(笑)

這次很遺憾幾乎沒有跳舞的部份,在百人斬那段支援捨之介的場景,可能會加入一些類似Breakdance的動作,不知道我的體力能不能維持呢?


高田聖子

骷髏城之七人這部劇,我曾在97年版、04年青骷髏時飾演極樂太夫,其實我本來覺得已經不會再由我來演極樂了。這把年紀要演被眾人喜愛的妓女,老實說不容易(笑)這次呢,我個人的想法是,雜賀黨裡的成年人只有我和おでん存活下來,我們帶著父母都被殺死的孩子們逃離,並且創立了無界屋。所以才會雖然是個妓院,但卻有女孩們點頭才成立交易的買賣模式。
可能大家都會覺得被一群年輕又漂亮的男孩們包圍著很幸福吧,但其實非常辛苦啊。我疲憊的模樣,就活生生展露在他們面前啊(笑)啊呀真的很耀眼,太過耀眼了。都可以當我兒子的孩子們演我的對手戲對象,怎麼想都覺得不可能會把我當成一個女人去喜歡。飾演兵庫的須賀くん就像隻可愛幼犬般地在親近我(笑)

註:雜賀眾是與根來眾同樣以鐵砲為武器的傭兵集團。別稱為雜賀黨,其實是同樣稱呼。


生平第一次碰到像極樂太夫這麼強的女人,要是能把這個女人納為己有,自己就能銳變成更成熟的人,也許兵庫是抱著這種心情靠過來也說不定。
和三浦くん所飾演蘭兵衛之間的關係,也不是談情說愛的對象,我假設他是個在失去生存意義身心俱疲的時候,被太夫撿回去照顧的年輕人,所以一定也沒有對他出手。
因為對他是傾注心力並且愛護著的,所以也有像被兒子背叛的遺憾感吧,我想極樂是做了一個悲傷的決定啊。


這次公演有很多第一次接觸いのうえさん排戲的人,很辛苦吧。我是大學時走在校園裡被抓去當了劇團員(笑),就這麼一路到現在了。
以前必須照いのうえさん指示去做的部份很多,因為我們不是他所信任的演員。
「視線要放在這個高度」「不要眨眼」「在這邊要呼吸」等等,他會下這些嚴格的指示,然後不斷重覆演練嚴厲地鍛鍊我們。
いのうえさん的導戲方法是先告訴我們答案,但是不會說明解法。會告訴你台詞要怎麼說以及怎麼動,為什麼要那麼做則交給演員自己去解讀。
剛開始雖然會很不安,就算不知道為什麼要這麼做,但是照著いのうえさん的指示去演之後,很不可思議地就會有所頓悟了。
如果還是不明白,就會去思考「為什麼呢?」那也是很重要的一件事。

いのうえさん所給予答案的解答過程,如果能自己去思索的話,一定就能跟上他的腳步了。
.......理解上述這些也花了我很長的時間,所以如果看到有不知道該怎麼著手去做的年輕演員,我這個經歷過不安感的前輩就會去跟他說「我也曾經這樣經歷過唷」如果能成為和我年紀相符的智多星般的存在就好了。
我對いのうえさん啊,還是會嘗試做些和他所指示不同的事、嘮嘮叨叨地向他提出意見,到現在還像個處於叛逆期的劇團員呢(笑)


渡邊いっけい

以劇團新感線公演來說是闊別「アテルイ」(02)以來,いのうえさん導演作品的話就是「鉈切り丸」(13),我這次可是從來沒自己說想要出演。
其實在演出「鉈切り丸」的時候就已經因為動作戲而傷痕累累了,覺得自己「要再演出新感線的劇應該有難度」,
結果因為我家經紀人是新感線的大飯,他就去交涉談合作了(笑)然後就收到「那演狸穴這個角色如何?」的邀請,我心想「狸穴
.....確實是個沒有動作戲的角色,這樣的話,我應該還可以吧!結果在這次公演裡,狸穴的部份稍微增加了動作戲啊。

我已經和很多導演合作過了,但要像いのうえさん那樣,從台詞要怎麼說到要在哪裡做出配合的動作都一一指導的真的不多見。
雖然我也是被那樣培訓出來的其中一人,但以前我真的做不好,於是透過多次排演,才一點一點地成形。
但現在可不能像那樣花時間在我身上,初次出演舞台的福士くん,還有須賀くん他們都必須挑戰以前沒碰過的角色,在他們身上花費排練的時間比較好。
這麼一想的話,像我這樣的前輩就更應該是迅捷輕快地完成才行啊

上弦組和下弦組彼此互相意識之處,當然也是有的。不過像我這樣的大叔,在角色塑造的過程當中,大概的方向也都差不多確定了。
尤其千葉くん之前已經演過這個角色,他會對我說「いっけいさん,這句台詞我覺得這樣講比較好」「原來如此!那我也這樣說好了」像這樣順勢照做的情況也是有的。
不過千葉くん飾演的狸穴是輕浮的,根本就タヌキ親父本尊不是嗎!我沒辦法做到那樣。

要說為什麼的話,因為我是比較容易顯露感情的那種演員,要是隨便放鬆的話,到了戰鬥戲的時候就會沒辦法好好轉換情緒對戰了,所以我的狸穴是個有點粗俗而且有弱點的男人。這一點如果能和捨之介及兵庫他們的青澀感、精力充沛感有所對照就好了。

註:タヌキ親父的中文,我實在找不到適合的詞,狡滑的老狐狸又會偏離原意XD狡詐老頭好像又太過貶意,苦惱多時乾脆原文出場啦不負責任XD

我和無界屋的僕役おでん之間,也希望能呈現真的很中意她的氛圍。
我家老婆以前曾看過千葉さん和村木よし子演過的版本,那時她說「哭死我了~」這次的劇本這兩個人的戲份不算多,所以我更希望能在僅有的對手戲裡呈現濃厚的情感


在排練的時候就已經是上弦下弦分組排,真的各有特色。
福士くん男孩子氣濃厚而且強烈不服輸這點我覺得很好,宮野くん則是有如太陽一般,有著與生俱來的光芒。
無界的女子們也是,下弦組和羽野一起的,比較偶像團體一點的感覺;上弦組圍繞在聖子身旁的則比較像一般的女孩子,大概就是欅坂
46AKB48這樣的差異吧(笑)
聖子近來掌握了壓抑的演法,釋放出精湛老練演技的魅力,像是不讓狸穴靠近被殺死的おでん,所以我也抱著有點輸給那樣正直的極樂的心情去詮釋狸穴。
另外,不管怎麼說,上弦組太一くん的天魔王實在太強大了,所以讓我們自然而然有了「該怎麼樣才能打倒他..... 」這種共感


粟根まこと

我在骷髏城之七人這部劇演過三次渡京了,每次台詞都有些微變化,這是必須注意的地方。
特別是
Season月讓霧丸這個角色取代了以往沙霧的位置,因為27年來我一直都是喊沙霧,很害怕會在排演的時候衝著霧丸叫成沙霧。
所以呢,如果我在正式上演時喊錯的話,就先在這裡跟大家道歉了(笑)
另外這次在下弦組第一次在"叛徒"這個位置,請來外部的人伊達暁くん出演。
很有意思啊!他的計劃和我不一樣呢,伊達くん在瘋顛這一塊是很有名的(笑),現在排演現場也是爆笑不斷。

對長久以來飾演渡京的我來說「渡京就是這樣的人」已經有固定的角色設定了,所以現在排練時常會出現過去演出時的習慣。
在這一點,因為我有內建"いのうえ標籤"及"骷膢城標籤",所以應該能迅速上手,但爆發力就比不上伊達くん了。


不過這次加上霧丸讓男性比例上升,在這樣的關係當中我的角色也有所改變,我想我會偷師伊達くん的優秀之處吧。
我以前演出某支廣告時曾學過騎單輪車,現在雖然騎得很爛但還算會騎。
然後這次いのうえさん說想要讓渡京騎單輪車,season鳥的時候用了算盤,season月則改成騎單輪車,而因為上弦下弦必須是一樣的演出,所以伊達くん也必須騎單輪車才行,伊達くん,不好意思啦!(笑)


排練的時候上弦下弦兩組的情況都可以看得到,但一旦正式開演就不再碰面了。
然後就會在彼此不知道的情況下繼續向前進,雙方的演技也會有所變化吧。

所謂變化並非意指前半期的公演是未完成品,將いのうえさん所指示的東西明確地表現出來是為前半,在公演期間將其更適切地小做變更是為後半。
所以如果可能的話,很希望觀眾們上下弦公演都能前期和後期各看兩遍啊。
觀看前期公演時注意同樣的劇情由不同演員詮釋會有什麼差異,後期公演則享受不同組別各自有何成長。


市川しんぺー

贋鉄斎這個角色,在前三季分別是由古田さん、成志さん、じゅんさん去扮演的,所以我覺得壓力很大啊。
而且隸屬同劇團(猫のホテル)的中村まこと也接同樣的角色,這算是有點欺負我吧(笑)因為不管怎麼樣都會被拿來比較啊。
演出同樣劇碼然後排練時是交替著進行,本來覺得會在意下弦組的表現,但看別人排練好有趣!

まことさん的贋鉄斎瘋瘋的,實在模仿不來啊。
一樣的劇情也能呈現不同的樣貌,我明白了就算不一樣也沒關係之後,覺得鬆了一口氣,再次認知到舞台表演真的是很自由的東西。


從排練流程開始,いのうえさん就對我說「我知道你的嗓音是比較尖銳的,但還是希望你能放大音量去演」
他一直都是全力以赴,依然不讓人有偷工減料的餘地呢。
我從
06年「Cat in the Red Boots」起,曾接受過他幾次指導,但就算公演正式開始之後,他還是會「試試這樣做看看」提出各種要求,根本沒有喘息的空間,曾試著盡量不跟他對上眼呢(笑)
像我這種小劇場出身靠著熱情闖盪至今的人,剛開始可能會覺得很困惑吧,但いのうえさん會告訴我們讓觀眾看來最舒服的位置以及有趣的動作,真的很感謝他。


這次STAFF們做了可以在事後觀看排演狀況的設置,啊呀,時代真是進步啊。
我們剛出道那時候是聽著「不要去看自己演出的舞台影像,看了就會不想做演員了」這種話走過來的,實際上看了還真有想辭掉演員工作的念頭過(笑)
在排演這個階段觀看錄下來的影片,可以把握整體感,這個動作從觀眾席會看不到需要修正,能讓我們冷靜地做判斷真不錯,而且還能讓幫助記憶


我覺得贋鉄斎這個角色是個變態,所以總會不小心就演過頭,希望也能好好詮釋他是個鍛造刀具的天才、以及為什麼會幫助捨之介這類人際關係。
骷髏城之七人的劇本有著穩固的精神,不管是更換演員或加入玩心,也不會有所動搖是個讓人可以安心的作品。

現在我照著いのうえさん指示的去做就已經費盡全力了,希望透過經歷這些新的演出方式,呈現出消化吸收成為自己的東西之後的作品給大家就好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yokochan 的頭像
kyokochan

ピンクコンのKyokoちゃん

kyokoch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