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三島さん根本對希特勒興趣不大,
他所感興趣的是羅姆事件,
羅姆事件還有另一別稱:「長刀之夜」。

我真的對歷史苦手,
本國歷史已經讀得亂七八糟,更遑論外國歷史了,
所以請容許我直接獻上維基連結(A;´・ω・)アセアセ


希特勒這部劇,是三島さん以史實「長刀之夜」為基礎所創作出來的作品,
關於長刀之夜(←附連結),有興趣的人可以自行再做查證。

簡單來說,就是在1934年6/30-7/2,德國發生了一件肅清行動,
希特勒鏟除難以控制的突擊隊隊員,及其隊長羅姆。

另外我認為觀賞此劇前,粗略認識一下本劇四個角色比較好,
基於上面提過的理由,請直接點閱維基百科(笑)
四個角色分別是ヒットラーレームクルップシュトラッザー
雖然上面都是日文維基連結,還請多包涵。
我個人是覺得三島さん稍嫌過於美化希特勒和羅姆。


還有,找傑尼斯的人來演希特勒和羅姆,根本就是一場騙局(爆)
相信看過WIKI介紹的捧油,應該可以同意(●≧∀≦)ノァハハハハ


希特勒的舞台和夫人一樣分成三幕進行。

第一幕,
希特勒(生田斗真 飾)和羅姆(突擊隊隊長,東山紀之 飾)以及修陀拉薩(納粹左派,木場勝己 飾)站在佈景陽台上背對著觀眾登場,
希特勒進行著演說。
在希特勒講了一大段之後,克魯普(武器商人,平幹二朗 飾)拄著枴杖登場,
克魯普的台詞在在顯示出他商人的立場,羅姆則從裡到外都是軍人的樣,
羅姆眼睛發亮描述著軍隊生活的種種,男人就該當個軍人,
克魯普則細數「鐵」為國家、為他個人帶來什麼發展,
克魯普問羅姆為何他口中所稱好友的希特勒,遲遲還沒將他納為官員之一?
羅姆華麗地為希特勒辯解,另外把錯都歸到赫爾曼.戈林的身上,
因為戈林認為不需要突擊隊的存在,想要解散突擊隊。

再來是克魯普與修陀拉薩的對話,
克魯普向修陀拉薩打聽他被希特勒召喚前來所為何事?
不過修陀拉薩並不清楚,
兩人也用一小段對話帶出武器商人與左派的立場,
修陀拉薩說克魯普若是武器商人,自己就是藥鋪老闆,
用藥來救人,或是用武器傷人殺人;
修陀拉薩自稱自己的藥雖然無法使人死而復生,但多少會有效果,
比起克魯普以重工業等振興國家,他更想發揚社會主義。

希特勒演說完畢,表達自己想和三位分別詳談,
於是克魯普和修陀拉薩便先退場,留下羅姆。

希特勒與羅姆開始憶當年,
講起羅姆的長靴被人惡作劇,在靴底放了起司,導致被老鼠啃到破大洞,
本來羅姆怒到要殺了那隻老鼠,
但希特勒覺得那隻老鼠大膽鑽進羅姆那具歷史意義的長靴,也算是有某種緣份,
於是阻止了羅姆,兩人開始餵養那隻老鼠,
每當兩人進行徹夜長談時,老鼠必然會出現,
於是也該幫牠取個名字,
就開始了兩人間幼稚的玩笑,
有一次是老鼠脖上綁著綠色蝴蝶結,上面寫著エルンスト(羅姆的名字),
那時羅姆就生氣了,不過希特勒當年一臉裝沒事的樣子,
結果另一次就是羅姆整回去,老鼠脖上綁著紅色蝴蝶結出現在希特勒面前,
而上面寫著アドルフ(希特勒的名字)
後來希特勒折衷在老鼠脖上繫了白蝴蝶結,取名為アドルスト。

講著講著提到牠後來不知怎樣了,應該死了吧...

然後生田斗真...我是說,希特勒...就感傷地低聲唱起歌來了,
羅姆也跟著應和,
那是一首希特勒作詞作曲的歌。

從這邊兩人聊起希特勒就該做個藝術家,而羅姆當個軍人,
兩人攜手共創美好的將來~
希特勒希望羅姆想起過去自己曾說過的話,
「軍方就是要成為黨建設的後盾」,
但羅姆認為過去和現在的情況已有不同,
過去是單純為了黨,但如今是為了支持希特勒登上總統的位置;
然後羅姆開始叨唸,
不希望希特勒和那些從來不會為人民著想的資產家、保守派政治家、無能的貴族一樣,
不希望希特勒成為和他們一起同流合污的總統,
並且提到為了成就希特勒,可以連他的命都獻上。

希特勒不斷提醒,就算羅姆再怎麼不想甩那個在他口中沒有革命精神不算軍隊的軍隊,
它還是在這個國家裡存在的,並且說出羅姆一直以來的期望,
就是希望能把突擊隊編入國軍,讓軍隊真正成為一支有革命精神、以民為主的軍隊,
不過也反問羅姆,突擊隊員成立地下刑場、做出拷問綁架要求贖金等不法情事又要怎麼說?
羅姆說那不過是一部分年輕小伙子幹的好事,他有取締,已經沒那些事了,
希特勒沒放過他,繼續細數突擊隊員又做了哪些壞事,
羅姆就感嘆說他們被這樣以偏概全了啊...

希特勒還講出他為了讓因戰負傷的突擊隊員可以享有和國軍相同的待遇,費了多少苦心,但突擊隊員卻是這樣搗亂來回報他...並且告訴羅姆,軍方認為若讓他坐上正式國軍的位置,哪天一定會造反、鬧起革命來,對軍方來說,羅姆已經是個礙眼的存在了!
希特勒還把軍方交給他的請求聲明書遞給羅姆看,
裡面寫著要求希特勒即刻平復目前的緊張情勢,或是發布戒嚴令,二選一來著。

沒想到羅姆就對希特勒說那就再來搞一次革命吧~(以下略,不略我會屬Q_Q退不幾啊...)希特勒得到他這種反應,整個人都呆了,後來他對羅姆說你忘了1923年的事了嗎?(以下再略,詳情可自行估狗XD約莫是兩個人當年策劃叛變被捕這樣)總之讓我想一想,明天一起吃早餐,再告訴你我的決定。

就這樣送走了羅姆,
接著是修陀拉薩,

希特勒原意是拉攏修陀拉薩,有點討好地請他提出建言,
但修陀拉薩不太領情,直說他沒有什麼新建言,都是過去就講過的東西,
另外,希特勒對於修陀拉薩知道聲明書的存在很吃驚,
修陀拉薩提醒希特勒若是發布戒嚴令會有什麼情況,
而之後在希特勒一再反問之下,修陀拉薩還是提出忠告,希望希特勒能夠重新審視黨的精神、成為勞動者的後援、推動社會主義。

希特勒最後請他隔天早餐再來相會,送走修陀拉薩之後煩躁地衝來衝去,還跑到陽台淋雨。
(我忍不住要在簡介這裡撒野了T_T我最最最喜歡的一幕之一,就是希特勒聽完修陀拉薩那番建言之後,眼神一冷的前後轉變,面對觀眾,冷冷淡笑著向修陀拉薩道謝那一幕♡♥(。´▽`。)♥♡)

最後輪到克魯普,
希特勒有點像在自言自語地問了克魯普,人總會被人所傷害,有沒有絕對不會被傷害、也沒有任何破綻可尋的權力之衣可穿上呢?
克魯普:沒有的話你就自己做一件啊
希特勒:那你可以幫我做一件嗎?
克魯普:那我可得量一量
希特勒:如何?
克魯普:很遺憾還不夠啊
克魯普:裁縫師總是要慎重的啊,要做出讓人像穿了又像沒穿一般,舒適的衣服,我不想提供束縛的衣服給瘋狂的人啊...這和給瘋狂的人穿上緊錮衣是不同的。
希特勒:如果我是個瘋子...
克魯普:我很常有這類的經驗,那就想成不是自己,而把周圍的人都視為瘋子吧。
希特勒:請給我這樣的瘋子一點建議,不會傷人也絕不會被別人所傷的...
克魯普:還不是時候啊...還不是。


上面對話是翻個大概,
我好擔心在捧油出發之前根本就寫不完orz



還有我自己的心得又在哪裡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yokochan 的頭像
kyokochan

ピンクコンのKyokoちゃん

kyokoch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