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絕對是一場夢境,捏一把右頰,痛!不是夢?!
怎麼可能呢?閉上眼用力地搖晃腦袋,
緩緩睜開眼,謹慎眨巴兩下,這下子嘴不自覺呈O形狀...


那天看到他以不同力道對盤子們又撫又按又搓的...(笑)
怎麼會在我面前重現呢?只是這次對象換成一隻可愛的狗狗。

一定超舒服的,瞧那隻狗的眼睛瞇成一直線,前足無意識地往前揮啊揮的,
像極了愛嬌地頻頻催促著自己身上的那隻手再多順一下牠的毛。

因為手掌帶著微溫,被撫摸的感覺既安心又感到滿足,
手的主人以一種規律的頻率由狗兒頭頂滑過脖子,
來到背脊,再提起手往狗兒頭顱重覆動作。
一遍又一遍像舉行什麼儀式進行著,
也許太過於舒服了,狗兒呼嚕嚕打起不明聲響來。
他見狀笑了起來,牽動嘴角的肌肉,上揚,梨渦出現。
他不露齒笑著,寵溺地以更輕柔的勁道撫摸狗兒。

站在一旁的我,反倒像破壞這恬靜氛圍的入侵者,
近乎著迷地不知道該盯著那修長潔淨的手指,還是捕捉漾出暖甜的笑顏?
由窗邊射入的陽光灑在他柔細的髮上,折射的美好光澤輕盈在他頂上跳躍。

一直保持口微張痴呆狀的我,
就這樣默默看著他與狗兒互動卻不知該有什麼反應,
再眨了眨眼,真怕他和狗兒一起消失,

偶爾他抬起頭往我這邊看過來,
與其說他看著我,不如說只是無意識地做著那樣的動作,
一陣風揚起他的髮,風向朝著我這裡吹過來,
暖洋洋地令我打了一個哈欠,
眨巴眨巴,不想闔眼的啊,不可以昏迷的。


有點輕飄飄地走向靠近他和狗兒佔據窗邊那塊天地的附近,
抓了抱枕有點兒不雅地斜躺著,努力抗拒極催人入眠的空氣,
奇怪?不記得他有雙胞兄弟的呀?狗兒怎麼也多了一隻?
不、不可以昏迷的。

...
......
嗯...頭頂上好像多了一點兒重量,
由上往下、由上往下,帶點小心翼翼的珍視,好像怕弄醒頭顱主人似的,
下意識地往那股重量靠近,耳邊卻依稀碎碎地傳來經過壓抑的笑聲,
聞到了香水味,不知道是什麼味道卻很令人放鬆,
想要再靠近、再靠近,
有一瞬察覺到頭上少了重量,皺著眉不滿地嘟嚷了沒有人聽懂的字句,
聽到一聲輕嘆,帶點拿他沒辦法的感覺,
重量再度以規律的速度回來了。
...
.....
試著想恢復意識,不過睡意驚人地頑強。
眼微張的那一瞬,才瞥到梨渦就又不支地陷入昏迷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yokochan 的頭像
kyokochan

ピンクコンのKyokoちゃん

kyokoch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