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文章是一種自我治療,
不管是開心的難過的極欲分享的希望有人傾聽的,
化為文字的剎那,為情緒找到了出口。

被迫壓縮的工作時間,幾乎令人發瘋,
尤其在這個時期。
有時效限制的工作事項,只能自己分類輕重緩急,但依然必須在期限內完成,
被時間追著跑的感覺天天都想要大吼大叫大哭大罵,
但是我沒有(扯嘴角)

感謝老天讓我還存著理智,
對每個同事輕聲軟語還能偶爾開開玩笑,
滿到咽喉的躁鬱只能不停抓著自己頭髮,一次又一次逼自己吞下去。
處於弱勢的地位讓忿怒的心情更加低落到誰都不想理,什麼都不想做。

但人生如此苦短,我不想也不願浪費生命總處在負面情緒當中,
所以一定是我的能力不足,
我該思考的是怎麼提高效率,
我能做的是記住這當下遇到的關卡,
並且記住怎麼破關;
思考如何讓那些阻擋我前進的障礙物消失,
我得寫一本打怪密笈。

男孩們的存在,在這時顯得如此重要。
對著他們灑花絕對有其必要性啊,
管世人怎麼看待這樣的我?
那些表面的一時的與我無切身關係的評價,
視若無睹吧,恍若未聞吧,
寧願把時間花在心之所向啊。

全站熱搜

kyokoch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