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在TOHO六本木シネマズ舉辦,
也讓我第一次踏進這間電影院,
這裡就只寫挨拶的部份,觀影心得為了不在此爆雷,就讓我另寫一篇吧。

進場時,檢查包包、驗票之後,發給每個人一張心型紙板,
司會稱呼它是うちわ,但它能叫做うちわ嗎!(笑)

IMG_2326   

另外是我買的兩個週邊,卡套和シュシュ

前一晚樂觀二人組阿配配和kyoko還在討論,說不定他們會從後面出現啊~
那我棉就賺到了!
哈哈哈哈哈,實際上,到了現場就立刻夢醒XD
因為後面根本就沒有門!
只要辦在六本木(的第七廳)(應該都是在這一廳吧?因為它比較大)
就絕對是從中央走道的出入口進場~ 

座席表  

他們從左G出現,然後從G35彎向舞台,
也就是說F列和G列的捧油們伸手就有機會和CAST以及導演拍到手,
今天的生田斗真,身穿一襲白西裝,深藍襯衫,深藍麂皮材質(?)的鞋,
髮色深奶油棕,微捲,非常帥氣,神情我覺得類似花水木挨拶時期(笑)
唯二不滿意的是那長度及膝的斑點布,以及後頸頭髮稍長有點微翹。

早上的位置在倒數第二排而且偏右,對於觀影而言沒有影響,
但還真是不太近啊~
不過其實也沒有遠到看不清楚人的地步,
三個人打招呼時謝謝大家今天下雨還特地來觀賞電影。
然後司會立刻就提問透馬和吉高在演譯矢野和七美時,
有什麼困難點?或相反地覺得演來很順手的地方?

首先透馬回答:因為這部作品有原作的存在,
所以關於矢野的髮型衣著都盡可能如實呈現,
另外他特別注意手部的動作,像是矢野在說byebyeナナちゃん時揮動的手,
非常認真地去詮釋了。
答完還說他嚇了一跳~(為麼嚇一跳?因為沒有事前蕊這一題嗎XD)
結果司會轉頭問大家是否感受到透馬關於手這部份的用心詮釋?
大家以鼓掌代替回答,透馬又連忙請大家不用這樣follow他XD

接著輪到吉高回答,她說因為原作有很多飯,所以她感到很大的壓力,
然後~莫名地靜默了~~~~~~XD
這個時候,透馬適時幫腔:我們今天好緊張(笑)
三木導演也笑說平常不是這樣的~
吉高還演了一小段逆切れ:面魂何個こっち向いてると思ってるんですか~!XDDD

最後連三木導演都講到打結,透馬又跳出來講了一次僕たち緊張しております!

引來全場大爆笑XD
結果我擔算是三個人當中講得最順暢的一位XD

前篇中有許多漂亮的畫面,在釧路一個半月的外景時間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什麼呢?
透馬:導演一直都不喝酒,雖然不知道他是不喝還是不能喝,
雖然他不喝,但總是笑咪咪地在一旁陪著喝酒的大家到凌晨三、四點, 
這一點印象很深刻。

三木導演接話:まぁ、不過你醉了哦。(笑)
透馬:あだす?(←東北腔超卡愛>/////////<)
三木導演:對啊
透馬:すみません(笑)(又帶點東北腔好卡愛>//////<) 

司會的下一個題目是:在觀眾看來是一場會心跳的場面,
但其實拍攝內幕根本不是那麼一回事,

如果有這樣的秘話請分享給大家。

透馬提出兩人坐在巴士站的那一幕,吉高就接了バス来る~

但其實透馬要講的是另一件事XD
他說「最後もう一回ちゅしようか?」那一幕,
長椅、巴士、然後道路另一側就是劇組,劇組身後還有二百多人圍觀!
電影中雖然矢野說沒人在看啦,但其實超多人在看XDDDDDDD 
這讓我想起Grease那時也是啊,而且青山劇場還比二百人多咧! XD
不過Grease那一幕只要做做假動作就好,不用真親就是了。

接著司會要求三位即興來一段好きだ、バカ的應用~不管是對角色說或是工作人員等等,
吉高先講了:雖然不會喝酒,還是陪著大家一路到天明的導演,好きだ、バカ!
透馬:一直都很羨慕我和吉高在試写会能穿很fashion的衣服登台,
然後在初日挨拶前去拜託我的服裝擔當也準備一下他的衣服的導演,好きだ、バカ!XD

透馬:順帶一提,我和導演的鞋子是同款的~為什麼呢,因為是同一位服裝擔當準備的XD

超好笑XDDDDDD 

吉高又神來一筆:明天能讓僕等がいた初日挨拶的記事的版面比任何記事都來得大的媒體記者們,好きだ、バカ!(最後一句三個人很有默契異口同聲XD)
透馬看著台下的媒體們,邊指著他們邊說,請不要眼神遊移XD

這個時候司會介紹了特別來賓原作的作者小畑友紀登場,她特地從釧路來東京參加初日挨拶,哇噢~

最後三個人再次感謝大家今天來場,也請支持後篇之後,就暫時離場了,
可惡的是離場又給通路那段的觀眾們摸了一次!(笑)

司會說明完心型紙牌的用法,以及口號的やりとり之後,
就請他們再次出場了,
平面媒體拍完之後,輪到影視媒體拍,
司會請透馬講那句僕等がいた,然後觀眾的我棉就要回:好きだ、バカ,這樣的一段畫面,
透馬拿到mic之後,很可愛地開始試音:one、two~噢耶~

是在耶什麼耶啊?XDDDDD真的是バカ!XDDDDDDDDD
 
耶完還自己笑得超開心,吼唷可愛斃了~!>//////<

雖然這時候我和阿配配一直在親身體驗成為スナコ的心情,因為聚光燈實在太亮了!
亮到我棉完全看不清楚透馬的臉,甚至他的後腦杓!
所以台上的人根本也看不清台下的人的臉吧,因為太亮了XD
聚光燈一移開,我只覺得我的眼前一片綠光~
這是幸福的sign嗎???(大誤)

講完之後還噴了彩帶,我離場時衝去撿到四條~(笑)

最後來講一下透馬沒講話時,站姿一直都很端正,不像旁邊的吉高動來動去XD
那麼下午的挨拶就下一篇再敍~

全站熱搜

kyokoch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