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號繼續VBB公演後對談~
而我的觀劇蕊波很有可能就這樣斷尾XDDDDD


 

生田「這次劇團 新感線的前輩們對我說『好久不見這麼新感線風格的公演了耶』,我覺得好開心。新感線一直以來會有的、高分貝的播放音樂、搞笑段子、武打片段時耍帥等,能擔任這麼經典新感線舞台的座長,真的很榮幸。還有就是意外地和(橋本)じゅんさん以及(高田)聖子さん才第一次合作,第三次演出新感線,終於啊」 
中村「每次和聖子さん見面都會更喜歡她。這次有某個很混亂的片段,或者該說是我們製造了那個混亂(笑)。在牛郎俱樂部的那場戲,除了聖子さん以外的嫩牛郎們會丟出每場不同的哏」 
生田「而聖子さん每一場都吐槽了,但中村倫也的世界觀不是很獨特嗎?(笑)站在旁邊看都覺得他是個不可思議的人啊,我總是想著要是自己的話該怎麼接他的哏才好,聖子さん每一次都會很準確地回應他耶,看著他們的一來一往每次都會感動到很想哭!」

聖子さん從以前到現在一點都沒變呢。
中村「她就是隻吸血鬼不是嗎?(笑)」
生田「2015年時劇團新感線迎接35週年,也就是說她在我們出生之前就在新感線裡演出了不是嗎?在謝幕的時候,我一直都是等大家都到齊之後再風光地出場,然後自我介紹『我是生田斗真』,那時的畫面我都會想著『這啥?世界遺產嗎?』既是悠長歷史新感線的劇碼,再加上非屬團員的(小池)栄子ちゃん和倫也的演技,還有觀眾們購入要價不菲的門票入場,雖然每個人都處於不同情況,卻仍然來到舞台現場。每當我被迎接到那樣的現場時,我每次都真的感動得快要哭出來啊。嘛,那時候神山(智洋)FAN們應該還是只看著神山吧(笑)」 


中村「你覺得神ちゃん如何?是說斗真君是在『須佐之男~神之劍物語』第一次參加新感線的舞台劇演出,那時候主演的是前輩松岡(昌宏)さん,就和這次神ちゃん處於同樣的情況對吧?不過現在已經感情好到可以到對方家裡去玩了」
生田「對,我去後輩家玩了,第一次去的後輩家就是神山家。雖然輪不到我來講啦,但是看到大家都很溫柔地對待他,真的很謝謝大家。神山隸屬於J家最近期才出道的團體ジャニーズWEST,我是在這部舞台劇才第一次和他碰面,剛開始真的覺得非常緊張。因為是這樣的開始,所以以前輩立場來說,在感覺到他和周圍的人混熟、而且開始能享受演出的時候,真的是鬆了一口氣、感到很高興。嘛,雖然我根本是在偏心啦,(山田)涼介啦、神山啦....他們上歌唱節目的時候,我都會覺得他們是團體裡面最可愛的那個(笑)」 
中村「我也是ジャニーズ的人啊,再多對我偏心一點啦~」
生田「這孩子是在說什麼鬼啊?(笑)但是啊,雖然很高興最近在演員之路努力的後輩增加了,但偶爾也有『我要努力讓別人覺得我是個演員』這麼說的孩子存在,我會覺得『那也沒什麼不好啊?』是J家人、或是其他什麼的、還是團體裡的誰誰誰什麼的,都是你的歷史,沒必要去反抗這些頭銜唷。我在演『花君』的時候,也是有前假面戰士、童星出身的人、通過徵選的人、模特兒出身的人等等,真的有各色各樣的人,那時候不管你是什麼出身、本業是在做什麼這些都無關緊要啊。我反而會想,我要去找出正因為我身為J家人才有的定位,然後就會感到解放感。所以我希望後輩們都能抬頭挺胸有自信一點,雖然又是我偏心也說不定,但是我想對他們說你們真的很耀眼啦!」 

中村「我是不太會針對所屬哪間事務所或者其他什麼的有刻板印象的類型啦,面對斗真君,雖然有過因為看到他跳舞才想到『對吼,這個人是J家的人』,但比起覺得因為他是J家人所以應該要這樣或那樣,斗真君在工作現場或記者會上或慶功宴上的致詞等等,全都能很大方地把他的表演呈現在大家面前這件事,讓我常常覺得他很了不起.....,隸屬於哪裡或來自什麼出身或許都不重要吧。不過正因如此,別人做得到而自己卻辦不到的話就會很不甘心。」 

在這番話之後提這個有點惶恐,德永(ゆうき)さん是位演歌歌手,你們怎麼看有那麼一位優秀人材存在呢...?
生田「好像是他去了
いのうえ(ひでのり)さん 舉辦的體驗型講座( いのうえさん 有在辦體驗型講座我還是第一次知道呢),然後 いのうえさん 就覺得那傢伙很有趣,希望哪天一起合作舞台劇。然後,我有次想起來的時候就跟宮藤(官九郎)さん提了這件事,結果他說『我知道!就是既是演歌歌手又是鐵道攝影迷的那孩子對吧!』好像就因為這樣...決定了由他擔任車站站長這角色」 
中村「關於德永,我想聲明一件事,那傢伙待在休息室的時候比較有趣」
生田「是啊」
中村「站在舞台上的時候他都會努力呈現最好的一面,可是那麼做就掩藏了他的優點啦。嘛,不過這次他是吉祥物角色所以還好啦」
生田「大家都很寵愛他呢」 
中村「是說,說了這麼多德永的事,他可能會買個三本+act吧(笑)」
生田「也得聊聊(小池)栄子ちゃん的事啊」
中村「大家都還沒真正發現栄ちゃん的可愛之處耶」 
生田「就是說啊。我猜大家大概對她都是大姊姊形象、綜藝節目和戲劇的平衡掌握得很好的印象,但她可是超級可愛的啦。因為在大阪時比較少和她一起去喝酒,所以回東京時想說辦個慶功宴,結果栄子ちゃん就穿著戲服去了會場,穿著她後來變成吸血鬼後全身是血的護士服。在前往會場前,我和倫也兩個人一起去吃了蕎麥麵,吃完麵去到會場才發現,栄子ちゃん一個人穿著那件戲服等在那裡......」

中村「小池栄子太厲害了!她可是練過女子格鬥的人哪」
生田「可能會有人誤會,所以我補充一下,那只是めちゃいけ格鬥技啦!是綜藝節目的企劃專題而已哦(笑)」 
中村「那個也包含在內,明明就經歷過各式各樣的事,怎麼還會那麼惹人憐愛啊。她的了不起之處,就在戲演得好、歌也唱得好,當然在各方面也都很優秀,但是能讓共演者全員都喜歡的女演員可不多見!」
生田「她很開朗呢,男孩子們在做些蠢事的時候,她也會陪著一起瞎攪和,這讓大家變得很有活力」
中村「沒看過有哪個女演員會那樣為了一句台詞拼命地大吼,她說要是不這樣做就無法博得觀眾大笑,真的是很認真哪」
生田「在搞笑這塊很有野心,是個專業人士呢」 

順便問一下,什麼樣的女演員會讓你覺得優秀呢?
中村「我啊,喜歡擁有女性般細膩感的男性、喜歡男子氣概滿滿的女性,栄ちゃん是兩者兼具的人,雖然是個女演員卻不會放任自己以此身份撒嬌」
生田「我呢,喜歡會保持女性特質的人吧。有很多會想贏過男性的女演員,在她們穿戴全身的盔甲,我會想伺機一刀往盔甲空隙刺過去」
中村「橫的一刀砍過去」
生田「沒錯,我就喜歡能在那微小縫隙當中看到的女人味」 
中村「看不到啦、看不到(笑)」
生田「我喜歡她們釋出『我可不讓任何人看見我的女人味唷』的氣息,可是我看得到唷,像這樣(笑)」
中村「那不就是在說你自己嗎!」
生田「哈哈哈,是耶。還有就是不太會抱怨的人。對某件事全力以赴的不管是男是女都很帥氣,我很喜歡」
中村「斗真君喜歡的類型,大概是那種不會無謂的抱怨、又很會撒嬌的人」

中村家的次男,總結上手XDDDDDDD 

如果中村さん是女的不就超適合的嗎?
生田「絕對就是我的菜!」
中村「我要是女的,絕對會很受歡迎,自封達人(笑)」
生田「達人(笑),不愧是會不聲不響地在我位子上放瓶薑黃飲料的人」
中村「那是對你的愛」

中村家的次男的意屬是說,他對生田氏是單純的愛,並不是耍心機,這樣甜蜜蜜真的好嗎  

回顧這次的公演,有什麼稍微偏細節的片段或重點可以跟我們分享嗎?
生田「要看得很細的話,就是打工系統吧(在〔前篇〕當中,有提到中村以錄音師的身份悄悄上台)」
中村「基本上都是背對著觀眾,不得不面向觀眾時就用毛絨絨麥克風來擋臉,要是這樣都還能發現是誰的話實在很了不起」
生田「還有什麼來著啊」
中村「是要讓大家無法用極端方式觀劇,全部提示出來嗎」
生田「要說講究細節的觀劇方式的話,我個人很喜歡倫也的踼技」
中村「哈.....嘿~!」
生田「因為他有踼過足球,所以踼法會很漂亮,他不是用武打戲的踼法,而是用踼足球的踼法,然後屁股啊,就會變成像布丁一樣(笑)」
中村「哈哈哈哈!」
生田「好像用屁股在踼似的,真的很漂亮。倫也的踼技就是我的觀劇重點」 
中村「你的重點是布丁屁股嗎(笑)對了,接受電視採訪時的斗真君流超多汗的,因為他裡面還穿著平安京的衣服,已經熱得要命還要又唱又跳.....雖然才開演20分還25分鐘的階段,那時候已經幾乎都脫妝了」 
生田「已經是黏呼呼又濕答答的狀態(笑)因為那場戲是在耍白爛,所以更不能偷工減料。整體來說,開頭的20-30分鐘是最累的戲份。倫也唱『Vamp Bamboo Burn』時的臉,是我喜歡的片段。就是他身著 ほぼかた
的服裝、但另一面是竹井京次郎、然而內在是輝夜姬,這三種樣貌會如何展現,我非常感興趣,那一幕我都是在幕後聽而已,看不到臉啊。說到這個,倫也的出場戲份,幾乎都沒有我,幾乎可以說我都沒看到他的演出。在休息室有螢幕所以還是有看一下啦,但是螢幕傳達不了現場氣氛也看不到他的表情,想要認真地看一遍。演出舞台劇時我總是會有這個念頭,但這次更是覺得一次就好、很想坐在現場觀眾席觀劇,這個願望永遠都實現不了吧」 
中村「我才不看,我會怕。不過,最後那場對決戲,說著『再會吧,輝夜姬!』時斗真君的呼吸節奏是一大看點」

中村說的會怕,應該是指怕會看到很多需要改進的地方吧。

這次角色的設定是視覺係樂團的主唱,在唱腔方面下了不少功夫對吧。
生田「世間有那麼多巨星級主唱,我想去模仿這些人的唱法應該比較容易傳達給觀眾吧,所以就拿了他們當成範本。我覺得自己的聲音比較接近hydeさんx河村隆一さん,要像GACKTさん那種低沉噪音就比較難一點」
中村「有時候會令人想起彩虹樂團(L'Arc~en~Ciel )的『浸食』(笑)」
生田
我所愛的你~想喝你的血~」
中村「不知道是在哪一場公演,你的唱法改了,我馬上就去跟你說『那樣唱很好!』對吧」
生田「那之後就一直改用那種唱法了,我很直率的,而且還收到倫也的誇獎嘛(笑)」

是哪一場?!有變過嗎!(慌) 

中村「我去年演『荔枝光俱樂部』的時候,其中一半的唱腔也是採用hydeさん,我們這個世代深受其影響嘛(笑)hydeさん所擁有的貴族氣質,很適合舞台劇啊」
生田「所以服裝道具裡有個黑色女優帽,那是我搜尋hydeさん照片之後,拜託工作人員製造一頂那樣的帽子,摸頭髮是模仿YOSHIKIさん,『(低沉嗓音)謝謝』是以GACKTさん為藍本.....像這樣把很多東西都混在一起(笑)」 
中村「說到這個,在卡拉OK沒唱到彩虹樂團的歌耶」
生田「對啊,東京公演最終日那天去了卡拉OK」
中村「兩個人像傻瓜一樣地熱唱」
生田「不知道為什麼最後兩個人都裸了上半身,然後唱了『15的夜晚』,清晨四點多是在搞什麼啊我們(笑)」
中村「那時候大家都已經只是盲目地拍著手」 
生田「坐我旁邊的神山也已經完全沒在聽了,一開始是倫也說『光在舞台上還唱不夠!結束後我們去卡拉OK吧!』東京公演最終日那天有慶功宴,然後第二攤第三攤的時候又喊『那就走吧!』栄子ちゃん也在哦,最意外的是,不太參與那種聚會的聖子さん和(山本)カナコ姐也去了,兩個人還一起合唱了。カナコ姐唱了『六本木心中』,我在旁邊扮演吉川晃司.....就是我重現了有名的『夜 のヒット(夜のヒットスタジオ)』
吉川晃司亂入場景。神山因為有工作的關係,所以途中就離開了,那時候大家就一起唱了 ジャニーズWEST的『ええじゃないか』 歡送他,並對他說『請慢走~』」
:夜 のヒット是富士的一檔節目的名稱 

中村「唱KinKi Kids的『硝子の少年』時,在背後伴舞的斗真君神ちゃん也很不得了!不過啊,舞步有點新舊之間的差異耶(笑)」
生田「我是”直接”接受教學的,他的經過好幾手,所以是變化版啦」
中村「啊呀~那真是我至今夜唱最開心的一次」

強調自己的舞步才是正宗XDDDDDDDDD怎麼那麼可愛!!! 

真的是感情很好的團隊耶。
生田「所以在公演期間也都很開心,全公演最終日那天演完雖然有『好耶!』的心情,但結束了果然還是會感到寂寞。不過,到了下一個工作現場,看到有倫也在,在心情上真的鬆了一口氣。在富山喝酒時,這消息還在不能曝光的階段,倫也就對我說『搞不好又一起工作唷,還不可以講出去哦』」
中村「沒辦法嘛」 

是在『先生!』裡飾演生田さん的教師同事對吧。
生田「讀劇本的時候,我這一側有我、比嘉(愛未)ちゃん、倫也,對面則坐著
(広瀬)すずちゃん、森川葵ちゃん、竜星(涼) ,啊,已經不再是對面那樣的狀態了」
中村「我懂、我懂,已經搭上這班只有單程車票的電車了(笑)我的存在能讓你稍微感到放鬆的話,那就好了。」
生田「我啊,有時會有人這麼說我,用現代的形容詞來說的話,就是『內心很黑暗』,接演的角色也常是那種類型。可是,我本身的黑暗程度、大概、沒那麼多。可是別人就覺得我看起來內心很黑暗,或者該說看起來很為某事煩惱的樣子啊」 


你和家人感情也很好啊。
生田「對啊,那得感謝爸爸和媽媽。以前和宮藤さん或大根(仁)さん合作的時候,反而都讓我演一些笨蛋角色呢」
中村「有可能是這樣啦,你隱藏在背後不讓人發現的傷痕或各種故事........我們就會擅自進行猜測嘛,就像月亮也不展露它的背面給人看啊。所以生田斗真就是LUNA、生田月神(笑)你自己可能沒有自覺吧,但總是背負著什麼責任的你,就會讓人想把那樣的角色交給你去詮釋吧」
生田「原來如此。那倫也呢?你家是怎麼樣的教養方式呢?」
中村「充滿了愛.....中產階級的父、母、哥哥,我是在充滿愛的四人家庭裡長大的,成長過程毫無波折唷」
生田「是說,你會成為演員的契機是什麼?」
中村「高一暑假的某一天,打完工回家時接到同學打來的電話,『我有朋友在TOP COAT演藝事務所工作,你對演藝圈有興趣嗎?』不知道是看了和同學一起拍的大頭貼還是班上的合照,就對我很有興趣,然後說『想見我一面』,我就回了『哦』,我想說要是進了演藝圈說不定會變得受歡迎(笑)總之就先去看看,結果被叫去當時事務所旗下一位藝人的演唱會會場,然後就等演唱會結束一起去吃飯,和社長見了面,他對我說在我要升高二的春天時,事務所要開始設立培訓班,要不要去參加看看。我高一暑假之前一直都在社團裡踼著足球,因為離家很遠所以每天都到晚上快12點才到家,就以體力支撐不了為由而退社。所以那時候就只剩打工和學校而已,於是抱著試試看的心情去了一年,剛開始半年完全不知道有趣在哪裡,也完全對演藝圈沒興趣」 
生田「我沒有去過培訓班,也沒有上過指導演戲的課,所以不太懂耶,究竟那種地方都在做些什麼呢?」 
中村「由長年都在演戲的演員擔任老師,剛開始先進行溝通交流、練習能夠大聲地說話、從這些基礎項目開始,真的做了很多訓練。還有跳爵士舞、JAC的人來教我們武打動作、也做了發聲練習。講師也是各色各樣,一開始我們家事務所的木村佳乃??有來、還有職業拳擊的人也來教學過。然後進行了半年左右,老師拿來他以前待過的劇團曾公演過的劇本,讓我們試了情境喜劇的演出。那時候老師對我說『希望你能用更有誠意的感覺來演這個角色』什麼叫做有誠意?我連這詞的意思都不懂就查了字典,但查了還是不太懂,就隨便去演了,是個即興演出。結果,大家嘩地大笑了」
生田「原來如此」 
中村「大家覺得我那樣演很有趣」
生田「原來如此,規則有如無物般地有趣」
中村「只要能讓大家笑就可以了,大概是這樣(笑)要說正確與否,我用的是錯誤方法,但是因此獲得了大家的回應覺得很開心,而且稍微感到有趣點了。一年之後從培訓班畢業,高三那年春天接受了有生以來第一次試鏡,是週一推理劇當中渡辺えり的兒子角色。那本來是由(山田)孝之君演出的,因為孝之君紅了以後,要找後繼者所以才辦了徵選。雖然我留到了最後三人的階段,可是在鏡頭前的演技被說太浮誇了所以落選。『演得很用力是什麼意思啊!那我下次就演小力一點嘛!』實在很不甘心。然後下一個參加的試鏡是 たけし軍團中ダンカンさん
初次導演的電影,是講買賣兒童臟器的故事」
:落選的那部是
「示談交渉人甚内たま子裏ファイル」

生田「好沉重哦」
中村「對啊,電影名稱是『七人之弔』.....是向黑澤明導演的『七人之侍』致敬的作品。到了會場看到好多同年齡層的人,在徵選會場當中友好起來的也有好多人。明明彼此都是競爭對手,為什麼會鬧在一起玩啊,我感到很不協調。要是在這裡輸了就什麼都沒有了,這樣想著去了試鏡,結果就被選上了,那就是我的第一份工作」
生田「是哦~」

中村「那次徵選是在高三那年夏天,隔年夏天我就在『刑事部屋 (デカベヤ)~六本木おかしな捜査班 』裡接受斗真君的審問,『你不是刑警嗎,這點小事自己去查啦』說著這樣的台詞」
生田「因為是新進刑警,就算被嫌犯這麼調侃,還是『別這麼說啦,請你告訴我!』(笑)啊,原來是這樣啊!沒錯,所以你那時才會全身是刺啊」
中村「你好厲害!我當時應該是滿身是刺沒錯」
生田「因為,你那時候幾乎都不講話啊。嗯,渾身荊棘。是哦,是這樣來的啊」
中村「那時候大概是我人生當中最充滿刺的時期,而且又很排斥他人」
生田「在『刑事部屋』是和(柴田)恭兵さん、寺尾(聡)さん、大塚寧々さん一起演戲,我那時候被前輩們寵愛著,拍攝現場和寺尾さん或恭兵さん聊天也非常快樂,最後的最後卻加入一位渾身是刺的年輕人,而且還幾乎不講話,我還想過是不是我哪裡做得不好呢」
中村「嘛,曾經也有過那樣的時期啦.....因為我不是喜歡而開始做這份工作的所以覺得還好。但我是喜歡看電影的唷,只不過比起強烈的感情,像這樣有點拉開距離也不錯吧」 
生田「是噢,那,再問你一件事唷」
中村「是!」
生田「中村君,好響的一聲回應耶(笑)那個,讀了劇本後,不是會去決定要怎麼演出嗎?那如果擠壓自己那有限的經驗值,『嘛,大概是這種感覺吧』選了這樣的表演方式,到了正式演出時你會想些什麼?」
中村「就上場吧」
生田「這麼積極正向?」
中村「對啊。完全不會去做消極思考,那種事會在回家後睡前才思考」 
生田「我又這麼做了啊,像這樣的反省?」
中村「那邊應該再稍微怎樣一點之類的,算是一種反省,也是在檢視自己原先計劃的方案到底正不正確吧」
生田「我有好幾次那種情況,常常都會覺得自己又做了同樣的動作.....,也就是說,我希望能去除自己手部的習慣動作」
中村「啊,你是說這個啊」
生田「嗯,我是這樣想啦,怎麼說呢,我身上那種類似模型的東西.....說它是模型有點耍帥啦.....習慣?我很討厭那個」 
中村「比如說什麼樣的習慣?」
生田「嗯~是什麼呢?比如說煩心某事時的表情、傷心的臉、生氣的力道。讀劇本的時候會有個第一印象,自己該用什麼樣的口氣說出台詞,總之就會馬上有想法該怎麼做,而我跳不出那個窠臼啊。像這樣去演吧,不,再想想看好了...再想想...再想想,結果,想了又想,到了正式演出的時候還是會閃出第一眼讀劇本時冒出的想法而無法自拔。就算掙脫原來的想法用另一種方式演出,結果還是會發現,啊,這我之前用過了.....」
中村「既視感?」
生田「也可以說是既視感啦,啊~我會投的球種好少啊,嗯~所以我才想問倫也是不是也會有這種情況」 
中村「應該沒有過吧」
生田「為什麼?」
中村「可能是因為,斗真君是正統派投手吧。我是技巧派、或者該說是變化球派的投手。就是這種本質差異吧?不過哪一派都能在職業舞台上應用,所以我覺得沒什麼好或不好。還有就是我很叛逆啦,有時會故意搞怪哦」 
生田「是啊」
中村「如果感覺會發生那種情況的時候,就會在前面的部份做些變化,我也會有這種為了不讓自己厭倦的做法」
生田「原來如此」
中村「因為我喜歡讓人看不清(笑)照這樣做就好,這麼一來別人就會一目瞭然,所以我反而喜歡讓它模糊不清,或許是因為這樣吧」
生田「原來是這樣啊,是啊,演員畢竟是建立在有觀眾、聽眾存在才成立的職業,那就會疑惑到底自己是在和什麼比拼呢,嗯.....」 
中村「如果是那樣的話,我會覺得應該多投直球就好了」
生田「所以你是說我太過在意球種嗎?」
中村「對啊對啊,一個不小心手就自動把球扔出去了之類的(笑)要是再扔得直一點就好了,可能就是因為這樣才會有很多煩惱。我覺得在那當下就拋棄羞恥心放膽去做吧」
生田「也就是說,和投球方式、球種沒關係,可能我和倫也根本就在不同比賽場地上」
中村「對對,『欸?大家怎麼都在踼球(*註)?』像這樣」
生田「我覺得我投的球是圓形球啊,像地球那樣圓的球。可是,我也不知道,可能哪裡彎了吧。倫也的球.....是超曲球吧?(笑)」
中村「可能是不可思議的形狀」
生田「球上捲著有刺鐵線之類的(笑)」

キックベースボール ,球類運動的一種,規則類似於棒球,使用足球或排球或類似大小的球,非以球棒擊球,而是用腳踼 

有過覺得其他演員投的球,和自己是同一種球的經驗嗎?
生田「有啊有啊,至少我有過。所以說大家都想投進好球帶不是嗎,不管你拿的是什麼球,用怎樣的投法,都一定是想投進好球帶的。我想這種目標想法是不會變的吧」
中村「表演的構成就和投手的決定配球很類似,有引誘性球等多種球種,但是要選擇投什麼球、正式上場嘩地丟出什麼球,我想大概取決於選手的才能或資質吧」
生田「不過,我有一句非說不可,雖然一直在用棒球做比喻,可是我和倫也是足球少年啦(笑)根本就不太了解棒球來著」
中村「非說不可的,竟然是那個嗎」

生田「哈哈哈,會把戲劇用足球來做比喻,果然真的很喜歡這項遊戲啊。不是得分了就好,也不是一直讓球屬於我方就好,大家一起討論戰術,有時球可能會被搶走,被搶走的話就這麼做之類的,進而得分」 

你們會怎麼評價彼此的演員魅力?
中村「明明是個巨星卻能給人平民般的安心感。不會讓觀眾有距離感,會和大家一起同歡。比如說『VampBambooBurn~』,藤志櫻吐槽的時候,會和他有共感,會想附和他『就是說啊,你這傢伙!』和他之間的距離感很小,進一步去挖掘他的時候,會很容易帶著你入戲。是個巨星級平民。」
生田「又是誇我、又是貶我(笑)」
中村「你就器用貧乏嘛(笑)」
生田「哈哈哈.....你這麼說我該高興嗎」

:”器用貧乏”,為一成語,意指什麼都會卻又沒有一樣精通,最後一事無成。 

中村「憑藉讀劇本時的印象可以有很多種詮釋方法,正因為能在那種地方自由來去才會是巨星級平民啊,最棒的組合。只有演技好的話會覺得少了些什麼,太過巨星化又會偏向某一種演法而讓人厭倦,可是你是能在那之間自由來去的人.....話說回來,要不是因為這樣也無法一直活躍在第一線吧」
生田「是哦,是那種感覺嗎。我會喜歡同業是有個標準的,就是單純地會去喜歡很厲害的人。然後呢,倫也他能讓我保持危機感,他會創造出讓我覺得『啊,慘了!』的情境,真的覺得他很厲害。想要看到更多不同樣貌的倫也,可以的話也希望能待在那些不同樣貌的倫也身邊,一直都活在當下就是倫也的優點。追逐目標、然後有了渴求之後、再更進一步去探求,我覺得這種生活方式很帥氣」 

所謂厲害的人,身為同業者所看到厲害之處,和一般人所見有什麼不同嗎?
生田「沒有耶,我覺得沒什麼差別,可能有一點先後順序的差異吧。不管是在舞台界還是電影界,我總是會在覺得這人好厲害之後開始興奮、然後等不及想把作品呈現到觀眾面前。所以我覺得差異不大,只是有時差而已」
中村「啊~我好想紅起來!淺顯易懂地紅起來!可是好難想像(笑)」
生田「就在不遠的將來會迎來中村倫也的時代啦」
中村「真是如此就好了」 
生田「真的不容易啊,現在這個時代,又不像以前那樣大家都會看電視、都會去看電影,提到誰誰誰的唱片賣超過100萬張也都不知道。因為有著這樣的差距,能夠跨越這些然後得到大家的共鳴,在現在來說非常少吧?」
中村「首先是達成那個吧,在手機上打出”中村と”的時候候選字詞會馬上出現中村倫也。現在完全是先出現仲村トオル啊。」


感覺有很多隱性飯存在耶
生田「隱性飯!那個很討厭耶,快現身!藏什麼藏啊(笑)有很多人講過了吧,我聽說很多會自稱新感線飯、誰誰誰的飯的人,這次一個個都在說『中村倫也好帥!』」
中村「好奇怪哦,這種事怎麼都沒傳到我耳邊(笑)」 
生田「除了演員以外有對其他事感興趣嗎?」
中村「你是問如果我不幹演員這行的話?」
生田「對啊,未來朝導演之路之類的」
中村「想試試舞台劇的導演吧」
生田「喔~」
中村「因為我覺得我寫不出劇本,不過導演這塊,我常都會想說如果是我的話會怎麼做」
生田「就是就是,就是這樣,倫也就是這個樣子」
中村「而且會有畫面」
生田「我要是遇到那種情況的話,就會『啊,是!』地去演(笑)不過那其中有許多挑戰,也就是我是否能一分不差地表現出來諸如此類的挑戰」 

不當導演的話,那演唱會之類的呢?
生田「說到這個,這次演了『VampBambooBurn~』我有想到,我很喜歡音樂,也就是說我看了那麼多歌藝精湛、帥得要死的人,就想到如果自己沒有能在同一戰場與之勝負的能力就不行,也帶有一種明明待在J家卻沒碰那一塊而走向戲劇的心情,而有點避開這件事。在知道這次公演是音樂劇、有樂團、是視覺系、要現場唱歌的時候,不知道轉了幾圈還是覺得『果然超開心的啊!』,而且觀眾也為此非常開心,更讓我覺得非常高興。我想那就是不投入去做就不會知道的事情.....嗯,單純地覺得超開心」 
中村「(一臉高興地聽著)那,要來辦一場嗎,我來負責開場前的炒熱氣氛」
生田「不要說什麼負責炒熱氣氛,一起參與啦。這部劇對我來說是集大成之劇,在J家經歷過的唱跳經驗、以show形式的表演方式、從新感線學到的搞笑方式、和宮藤??的合作等等,是把我過去至今曾做過的事,全部濃縮在一塊的一部劇」
中村「所以下次要挑戰太陽劇團嗎?」(註)
生田「要往那邊去嗎(笑)」

:CIRQUE DU SOLEIL,是加拿大魁北克省蒙特婁的一間娛樂公司及表演團體的名稱。其自我定位為「馬戲藝術和街頭娛樂的戲劇性組合」 

成了集大成的作品之後,下一步是?
生田「不知道耶,我也不是抱持著會有這部劇才走過我人生中的這10年啊,只是一步一腳印地累積各種經驗,然後迎來了這個作品。只是會在回首過去時,感到這個我也做過了那個我也做過罷了」

至少至今所累積的各種經驗都沒有白費吧。
生田「嗯,那些累積的經驗不是計劃好的,而是自然而然或者說時機到了吧。所以某種程度上,我人生之舵意外地並不是由自己掌握,如果現在浪潮往那邊去,那沒辦法了只好往那邊去,順應潮流也很重要吧(笑)」
中村「你這種地方很值得學習啊」
生田「就順著潮流走,要是看到島嶼就不要抵抗地去登陸,早點到島上做準備之類的(笑)」
中村「就是漂流武士嘛,來演那樣的電影吧,像『少年PI的奇幻漂流』那樣(笑)」(註)
生田「跟野生老虎相處融洽這樣」
中村「跟野生老虎好好相處,然後在太陽劇團派老虎上場,這有戲唱唷,就這麼做吧」
生田「自己創造潮流是吧」
中村「嗯,總之先找頭老虎來打好關係好了(笑)」

:漂流武士為一部青年漫畫 

中村さん會考慮十年後的事嗎?
中村「每到年末,受訪時總會被問到明年的抱負是什麼,可是我不太會去考慮一整年的事耶,只會思考更近在眼前或者更長遠的事。稍微感覺得到未來10年會碰到很多試煉,或者該說必須要去跨越的障礙,然後10年後我就40(歲)了對吧?到了那時候希望自己是怎樣,所以現在就要怎麼做,要說是抱負或許比較類似希望吧」
生田「我真的是、幾乎沒在考慮耶。大概只會思考像是明天能不能把台詞好好地說出口,這類近在眼前的事(笑)」

那樣的人在死前會想些什麼呢?
生田「對啊,會想些什麼呢。我覺得抱持這種想法直至臨終也不錯。我在快要三十歲時有想過該過個什麼樣的三十到四十這段歲月,真到三十歲以後,找上門的角色和我以往接演的開始有所不同,就比如『先生!』,我幾年前還在演學生,現在卻在演老師了。照這樣下去,有一天也會接演父親的角色吧。雖然為此而做了準備並且擴充自己達到足以迎接挑戰的狀態,但具體而言並沒有非做那個不可、不做這個不行。話說回來,總覺得倫也很知性耶」
中村「你是說我聰明伶俐?」
生田「啊...呃、嗯(笑)真的是個各方面都很均衡的演員,既有智慧、又很自然,有種他靠嗅覺在闖的感覺」

中村家的次男真的很會打蛇隨棍上XDDDD 

差不多快到打烊的時間了
生田「真的嗎,已經到這時間了嗎!?啊呀~聊了好多耶,只是到了後面幾乎和新感線沒啥關聯了(笑)」
中村「明天在『先生!』的現場又會在一起了,不過,真的是一直這麼想.....公演期間就一直希望能和斗真君在PLAYBACK act+聊『VampBambooBurn~』,能夠實現真的很高興」
生田「我也是,從沒想過能像這樣在公演結束後受訪聊舞台劇的事,超級開心的!我們聊的這些東西,一回絕對刊登不完,分成兩次以前後篇刊登吧」
中村「這個好耶,我贊成!」 


結束了,上萬字(倒)
從二月中旬開始,在上班時間抽空一點一點翻的,因為下班回家就完全不想做這種地味的工作(笑)
其實沒有人幫我校對過,就這樣上刊了XDDDD
總之期待三月底拿到VBB的藍光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yokochan 的頭像
kyokochan

ピンクコンのKyokoちゃん

kyokoch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