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幕開始於希特勒和眾人約定的早餐會場景,
長桌上是已用畢而空著的餐盤,希特勒與羅姆分別坐在長桌兩端,
拿著煙點火,然後抽了起來。

希特勒命令羅姆與他的三百萬突擊隊員們,
七月開始休一個月的長假,
休假期間不准穿制服、不准進行示威抗爭活動、不准進行演習。

羅姆毫無困難地接受命令,
並且表示這都是為了成就希特勒成為大統領所必須鋪的路,
有意見的軍部,這麼一來也會認為希特勒治理有方,
而突擊隊經過夏天的休養,對於面對秋天時的嚴格訓練來說也不是件壞事。
希特勒對於羅姆的支持表達感謝,並說他果然是朋友。

但該用什麼理由讓大家接受突如其來的長時間休假呢?
希特勒提議用羅姆生了病的理由...
但羅姆本人大斥生病這種藉口,對於他這個只有子彈能打倒的男人來說太過無稽,
希特勒更用力地說服他:「就是因為難以相信,所以他們才會相信不是嗎。也就是說他們就會認為『他一定有什麼難言之隱吧』」

之後羅姆數落了居然沒有赴約的修陀拉薩,
並對希特勒說若修陀拉薩有任何阻礙希特勒成為大統領的舉動的話,
一定要告訴他,他會採取行動不會坐視不管。

最後叮囑希特勒就安心回到政務上,
但別認為自己的權力就只是簽核文件那手指間的運動,
別忘了自己被那些憧憬你、不畏懼並且會毫不遲疑地奉獻自己生命的年輕人們關注著一舉一動,
別忘了再怎麼深入權力中心,最後為你開出血路的還是擁有力量的年輕人們,
別忘了至少有著一個為你這麼做的人存在。

希特勒回答說他怎麼會忘呢,
然後準備叫下人來把一桌用畢並已冷掉的餐食收下去,
結果羅姆打趣說要展現他軍人被鍛鍊的力量,一個人推著長桌往左邊退了場。

接著克魯普現身,
他也不否認自己剛剛算是在偷聽。

希特勒也不生氣,他希望由克魯普這個第三者來評判,
羅姆並不想妥協,但還是妥協了,
軍部應該能夠接受了吧...
但克魯普卻點出,當羅姆推著桌子退場之後,為何希特勒瞬間臉色變陰鬱了呢?
一定是下了將刮起暴風的決心才會臉色變暗的吧?
不過希特勒沒有鬆口,說自己當時只是感到恐懼、感到迷惘、感到悲傷而已。






接下來就是很長一大段會睡著...我是說,羅姆和修陀拉薩的對話戲份,
嗯,我會繼續努力的。





天佑日本,
天佑台灣,
天佑地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yokochan 的頭像
kyokochan

ピンクコンのKyokoちゃん

kyokoch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